联系我们

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

西安市未央路80号盛龙广场B区二单元30层

办公电话:029-62908098

乘车路线:

乘坐地铁2号线在大明宫西站下,向南300米即到;乘坐公交车在方新村北站下,下车即到。

附近法院、检察院:距离未央区法院、检察院500米。

扫二维码关注丰东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平台(微网站)
专业律师随时随地伴您身边,为您排忧解难,保驾护航

您的位置:丰东律师网 → 专业领域 → 刑事法律事务部成功案例 内容

朱某某诈骗案

发表时间:2018/1/20 17:16:59 来源: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 作者:西安律师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陕0111刑初10号
公诉机关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朱文斌,男,1991年2月25日出生于陕西省柞水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陕西立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信贷经理,户籍地柞水县,现住西安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6年1月27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安市灞桥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凯、孙兵,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奇,男,1991年2月18日出生于西安市临潼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西安市临潼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6年2月4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安市灞桥区看守所。
辩护人李书代、李兰英,陕西秦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以灞检公诉刑诉[2016]40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文斌、刘奇犯诈骗罪,于2017年1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张永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朱文斌及辩护人张凯、孙兵、被告人刘奇及辩护人李书代、李兰英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4年5月,杨某从湖北宜昌宝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44.964万元购得型号为BMW525Li的宝马牌轿车一辆,登记车牌号陕XXXXXX。后杨某通过陕西省车保姆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车保姆公司)将该车抵押给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贷款11.8万元。后因未及时还款,该车被车保姆公司收回。2015年8月,车保姆公司将该车以15万元转移抵押给范某某。
同年8月底,范某某以17.5万元将该车转移抵押给彭某某(另案处理),该车因存在抵押登记,无法正常进行车辆买卖及过户登记。2015年11月,彭某某购买了宝马轿车车辆合格证、机动车销售发票等虚假资料,并联系一名外地男子更改原发动机号、车架号,准备为该车重新办理车辆登记手续,之后再高价卖出。随后,彭某某指使被告人朱文斌、刘奇将外地男子带至西安市临潼区雨金镇南拜村刘奇介绍的刘某家中,对该宝马轿车的车架号和发动机号进行了更改,后又指使朱文斌在西安市玉祥门海纳汽配城修改车辆里程数、增配车钥匙,安排刘奇在阎良区国家税务局为该车缴付购置税4.05万元。
后彭某某使用事先购买的虚假资料,将该车登记至刘奇介绍的王某名下,登记车牌号为陕XXXXXX。2015年11月21日,彭某某、朱文斌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为手段,将该车以32.5万元高价转让给被害人刘某1,刘某1于同年11月23日以37.5万元出售给西安鑫港达二手精品名车馆经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港达公司)李某,后经王某和朱文斌将车辆过户至李某指定的毕某某名下。鑫港达公司于2015年12月18日将该车以39.2万元出售给高某某并变更登记车牌号为陕XXXXXX。
2016年1月12日,湖北恩施诺奇瑞汽车有限公司因所出售的一辆宝马同型号轿车车架号、发动机号与彭某某所套用号码一致,导致该车无法进行正常登记,遂报案。该车现已被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依法扣押。
为证明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出示了报案材料、被害人刘某1的陈述、马某等证人的证言、辨认笔录、机动车销售发票、车辆抵押协议等书证、抓获经过、户籍信息及二被告人的供述等相关证据,据此认为二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构成诈骗罪,建议判处二被告人一年又六个月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朱文斌当庭辩称,他没有增配钥匙,起诉书指控的其他犯罪事实属实,当庭表示认罪。
辩护人的意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犯诈骗罪无异议。被告人朱文斌受彭某某的安排实施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其系初犯、偶犯,当庭自愿认罪,其没有实际收益,建议对被告人朱文斌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刘奇当庭辩称,他事后才知道修改了涉案宝马车的发动机号,起诉书指控的其他犯罪事实属实,当庭表示认罪。
辩护人的意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犯诈骗罪无异议。被告人刘奇受彭某某的安排实施犯罪,犯罪情节较轻,系从犯,主观恶性较小,未获取非法利益,系初犯、偶犯,当庭自愿认罪,建议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又三个月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2014年5月,杨某以44.964万元的价格从湖北省宜昌市宝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购得BMW525Li型号宝马牌轿车一辆,登记车牌号陕XXXXXX。后杨某通过陕西省车保姆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车保姆公司)将该车抵押给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贷款11.8万元。后车保姆公司以杨某未及时还款为由将该车强行收回,并于2015年8月将该车以15万元转移抵押给范某某。
2015年8月底,范某某以17.5万元将该车转移抵押给彭某某(另案处理)。该车因存在抵押登记,无法进行正常的车辆买卖及过户登记。2015年11月,彭某某购买了虚假的宝马轿车车辆合格证、机动车销售发票等资料,并联系一名外地男子更改该车的原发动机号、车架号,准备为该车重新办理车辆登记手续后高价卖出。彭某某指使被告人朱文斌、刘奇将外地男子带至西安市临潼区雨金镇南拜村刘奇介绍的刘某家中,对该宝马轿车的车架号和发动机号进行了更改。后彭某某指使朱文斌在西安市玉祥门海纳汽配城修改该宝马车的车辆里程数、增配车钥匙,并安排刘奇在阎良区国家税务局为该车缴付购置税4.05万元。
后彭某某使用事先购买的虚假资料,将该车登记至刘奇介绍的王某名下,登记车牌号为陕XXXXXX。2015年11月21日,彭某某、朱文斌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为手段,将该车以32.5万元高价转让给被害人刘某1,同月23日刘某1以37.5万元将该车出售给鑫港达公司,后经王某和朱文斌将车辆过户至鑫港达公司指定的毕某某名下,并将涉案车牌变更登记为陕A6R368。2015年12月18日鑫港达公司将该车以39.2万元出售给高某某,变更车牌号为陕XXXXXX。
2016年1月12日,湖北恩施诺奇瑞汽车有限公司因所出售的一辆同型号宝马轿车的车架号、发动机号与彭某某所套用号码一致,导致该车无法进行正常登记,遂报案。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因假资料领取牌证,已将登记在高某某名下的陕XXXXXX宝马牌小型轿车办理了注销登记。该车已被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依法扣押。
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如下:
1、受案登记表、报案材料证明,2016年1月12日14时许,湖北恩施诺奇瑞汽车有限公司的员工张某到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报案称:他们公司所出售的宝马525Li轿车车架号和发动机号码被西安市车牌号为陕XXXXXX的宝马轿车所套用并上牌,该宝马车的车架号为:XXXXXXXXXXXXXXXXX,发动机号:XXXXXXXX。致使他们公司出售的车辆无法购买契税和正常上牌。
2、涉案车辆真实信息证明,陕XXXXXX宝马牌小型轿车车辆制造日期为2013年10月30日,型号为BMW525Li,车身颜色为开士米银,发动机号XXXXXXXX,车架号XXXXXXXXXXXXXXXXX。车辆登记所有人为杨某。杨某于2014年5月29日在湖北省宜昌市宝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购买,该车已完税。2015年5月29日该车已抵押给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用于贷款消费。
3、车辆抵押协议证明,2015年8月25日,马某将涉案的陕XXXXXX宝马轿车以15万元的价格转押给范某某。
4、涉案宝马车的虚假注册登记手续、车辆买卖手续、中介服务买卖协议、收款收据、扣押笔录证明,王某名下的涉案宝马车的机动车销售发票、完税证明、申请登记、出厂合格证等均为虚假车辆手续。2015年11月13日王某名义购买宝马BMW525Li型号轿车,该车车架号为XXXXXXXXXXXXXXXXX,发动机号XXXXXXXX,出厂日期为2014年12月25日。发票出票单位为安徽惠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车辆完税证明系阎良区国家税务局开具。2015年11月19日王某申请登记该涉案宝马车牌号为陕XXXXXX。2015年11月23日,王某将该车通过陕西中威汽车工贸有限公司以33万元价格转让给毕某某。12月18日,毕某某于高某某签订二手车置换中介服务协议,通过西安市晁杰二手车经销公司以39.2万元价格转让给高某某。该转让车辆附带2把车钥匙,其中一把并非该车原配。2015年12月24日至25日,高某某向鑫港达二手精品名车先后支付首付款12.92万元、分期尾款25.28万元、分期手续费1.72万元、商业险费1.1243万元。变更登记车牌号为陕XXXXXX。2016年1月16日,该车被公安灞桥分局扣押。
5、涉案车辆车辆购置税的银行明细单证明,2015年11月17日,刘奇使用农业银行信用卡在西安市阎良区国家税务局缴纳车辆购置税4.05万。
6、车辆转让协议、收条证明,2015年11月21日,王某、彭某某将王某名下的车牌号陕XXXXXX宝马牌轿车以32.5万元价格转让给刘某1,刘某1当天向彭某某支付15万元,过户后向朱文斌、彭某某支付了剩余17.5万元。次日刘某1以37.5万元价格将该车转让给李某。
7、建设银行明细、华夏银行电子回单证明,2015年11月21日,刘某1向彭某某转账支付购车款15万元,11月23日向彭某某转账支付余款17.5万元。2015年11月22日,西安鑫港达汽车经销有限公司通过接某某华夏银行账户向刘某1支付了该车车款37.5万元。
8、担保合同证明,2015年12月22日高某某向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行贷款3900元,贷款期限36个月。
9、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质量部证明,其公司经核查,王某名下的涉案宝马车登记时所使用的车辆合格证,合格证编号XXXXXXXXXXXXXXX;车身颜色开士米银;车辆识别码XXXXXXXXXXXXXXXXX;车辆型号BMW7201WL(BMW525Li);发动机号XXXXXXXX;发证日期2014年12月25日等车辆手续均系假冒,其公司质量部没有出具过上述车辆手续。
10、安徽惠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证明,彭某某、王某等人办理机动车登记使用的购车发票为虚假发票,开票日期、开票人、购买方等与其公司票据不符。其公司开具的该发票号码的真实购车人为董慧,所购买车辆为雪佛兰小型轿车。
11、机动车注销证明书证明,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因假资料领取牌证,已将登记在高某某名下的陕XXXXXX宝马牌小型轿车办理了注销登记。
12、情况说明证明,陕XXXXXX宝马车登记在王某名下。该车由彭某某出售给刘某1,刘某1付给彭某某车款后,由王某、彭某某签订《机动车交易协议》。刘某1又将该车出售给西安鑫港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并与李某签定转让协议。刘某1将涉案车辆通过王某直接过户至鑫港达公司指定的毕某某名下。
13、被害人刘某1陈述证明,他在海纳汽配城出售汽车配件。2015年11月21日,他经朋友张某某介绍,以325000元从彭某某处收购了一辆灰色宝马525Li轿车,车牌号陕XXXXXX,发动机号XXXXXXXX,车架号XXXXXXXXXXXXXXXXX,行驶证登记人是王某。当天他付给对方15万元,是通过手机银行转账到彭某某的银行卡上的。后他将该车以37.5万元卖给李某,由王某出面在西郊车管所将车过户给李某指定的人,过户完后他将余款17.5万元转给彭某某。张某某自称在礼泉县公安局上班,给了张某某中间费1.3万元。王某名下的该辆宝马车原出售价格42万,有发票,二手车市场价最少35万元,彭某某以低于市场价将车出售给他,因为是张某某介绍的,他没有多想。
14、证人杨某证明,2014年5月28日他在西安市三桥车城全款购买了陕XXXXXX宝马轿车,该车是宝马525型开士米银色。2015年5月29日他通过西安市车保姆在北银消费金融将该车抵押贷款11.8万元。他只还了两期贷款,2015年9月,他因为家中有事晚了几天还贷款,西安车保姆公司的职员在他回无锡的路上把车抢去。他找过车保姆要车,对方让他给18万元,他就没要车,但他一直在找这辆车。他现在持有该车的购置税发票、完税小票、车架号的条子、车钥匙及行驶证。车保姆的贷款手续都在车里放着。
15、证人马某证明,她是陕西省车保姆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员工。2015年5月份,杨某用一辆陕XXXXXX宝马5系车,在她公司办理抵押贷款11万余元,该车身颜色是开士米银色,有抵押合同,后杨某不还贷款。2015年7月,她公司通过车上安装的GPS在江苏找到车,从杨某手里将车收回。杨某找到她们公司但没有钱还款。2015年8月25日,她们公司以15万元将该车转押给范某某。
16、证人范某某证明,他是西安市车吧客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员工。2015年8月25日他以15万元从车保姆公司转押到一辆陕XXXXXX宝马车。次日,他以17.5万将该车转押给姓彭的男子,并将车保姆的手续以及该车的行驶证、转押协议、车牌、还有1把车钥匙给了姓彭的。该车是香槟色八成新的525宝马车。
17、证人王某证明,2015年11月的一天,刘奇自称朋友彭某某要买一辆宝马车,彭某某欠有债务想将车放在他名下,刘奇将他的身份证借走了,刘奇称办理完手续给他好处费。这辆车上牌时间大约是2015年11月,他不知道谁办理的车手续,车牌、国税、保险都是他的名字。过了几天刘奇向他要了一张他名下的农业银行卡号,说要给宝马车买保险。一个星期后,刘奇联系他去三桥车管所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彭某某让姓朱的男子开着宝马车把他接到西安市三桥车管所,把宝马车过户给一名男子。他把型号525的陕XXXXXX宝马车办完过户手续后,打电话告诉刘奇了。刘奇要给他500元好处费,他没要。几天后,刘奇说宝马车的保险费退到他的银行卡上了,他的农业银行卡上多了7000元,他已经把钱用了,刘奇也没向他要过。他没见过该辆宝马车以及车辆手续,
18、证人高某某1证明,他在西安市玉祥门附近的海纳汽配城经营汽车钥匙专配。2015年12月的一天18时许,一名男子电话联系他称宝马车钥匙丢了,要重新配一把钥匙。后朱文斌和联系他的人来他店里给一辆宝马轿车配了车钥匙。朱文斌具体和他交易的,提出了增加车钥匙,对里程数进行修改、禁用钥匙。他将一把车钥匙从系统中禁用掉只保留一把,重新配了一把运用进系统,修改公里数他记不清了。和朱文斌一起的人给他的微信转账2300余元。
19、证人杜某某证明,她是刘某的母亲。2015年11月,刘奇联系她要用她家院子。当天9时许,刘奇带了两个男的开车过来。她看到车前盖打开着,修车的时候她没在跟前。刘奇等人待了2个小时就离开了。
20、证人张某某证明,2015年11月20日的晚上,他开车接刘某1在玉祥门附近见了彭某某,彭某某驾驶了一辆宝马525型轿车要出售。他和刘某1察看车辆手续齐全,经协商,彭某某以30余万元将该辆车卖给刘某1,事后刘某1给了他介绍费1.2万元。他是在一个叫“豹友会”的微信群里认识的彭某某,双方一直没见面。有时他在朋友圈里发二手车信息,后彭某某就联系他要卖车,他就联系了刘某1。之后他们没有再联系了。
21、证人李某证明,他是西安市鑫港达汽车经销有限公司评估师。2015年11月22日,他和公司的业务总监黄某某到三桥丰泰市场刘某1的永诚车行察看了宝马车况,该车的车架号XXXXXXXXXXXXXXXXX,发动机号XXXXXXXX,车牌号陕XXXXXX,车辆登记人为王某。他检查核对了车辆的各种证件,没有发现异常,两把车钥匙可以正常使用,发动机有无更改他没看。该车的资料显示车是2014年12月出厂的,2015年11月上户的,他观察车的内部磨损,应该是使用一年到半年的时间。黄某某与对方谈的价格,最终他们公司以37.5万元收购此车,公司财务转账至刘某1账户。刘某1让原车主配合将车辆过户至毕某某名下,由毕某某所在的贷款公司,给他公司收一定额度的款,之后的事情由销售负责。
22、证人秦某某证明,他是西安鑫港达汽车经销有限公司评估师,这辆宝马车车架号XXXXXXXXXXXXXXXXX,发动机号XXXXXXXX,车牌号陕XXXXXX,他负责填写收购预算单,以及车辆收购的整备单、电子档案,他对这辆宝马车的配置、款型以及外表是否需要喷漆进行了检查,没有发现异常。
23、证人黄某某证明,他负责西安鑫港达汽车经销有限公司的销售和收购业务。2015年11月22日,他和李某到刘某1的二手车经销有限公司去看刘某1手上的宝马车,他们对车辆外观检查后与刘某1商议以37.5万元价格成交,他们公司财务转款至刘某1的账户。他们主要检查了车况、有无事故、车辆手续是否真实,具体检查由李某进行,他负责谈价格。后来他知道这辆车的钥匙在他们出售前就被更换了。
24、证人高某某证明,他是陕西海润石油有限公司的业务员。2015年12月18日他以39.2万元价格从鑫港达二手名车馆购买涉案宝马车,该车发动机号XXXXXXXX,车牌号陕XXXXXX,并于同月24日过户。买车时候发现原始商家不是宝马经销商,而且经销商给他的车钥匙和车辆上所示的车身代码不一致,在4S店查询钥匙提示与该车不一致。对方给他作了些解释,因为都能过户,他就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湖北十堰汽车销售公司提供的汽车销售资料与他购买的该辆宝马车相同的事情,他并不清楚。和他具体谈买卖业务的是商某。
25、证人张某证明,他是湖北恩施诺奇瑞汽车有限公司的员工。他们公司卖出的一辆宝马车的车架号以及发动机号被人盗号后在西安车管所上牌了。2015年12月2日,客户彭某某1从他们公司购买了一辆宝马525Li车,该车的车架号XXXXXXXXXXXXXXXXX,发动机号XXXXXXXX。彭某某1在恩施国税所购买该车的购置税时,国税局人员称该车辆在西安已完税。客户无法在当地上户,要公司除退钱外,另赔偿车款的3倍120多万元,对他们公司的声誉造成影响。他们公司就到西安报案了。
26、辨认笔录证明,证人范某某辨认出2015年8月27日他将陕XXXXXX宝马车转押给彭某某。扣押在案的陕XXXXXX宝马车就是他卖给彭某某的陕XXXXXX车。证人高某某1辨认出朱文斌是到他店内配车钥匙的男子,他未辨认出彭某某和刘奇。刘某1辨认出王某、彭某某以及给他打收条的朱文斌。王某辨认出借用他身份证的男子是刘奇,购买宝马轿车的实际车主是彭某某。朱文斌是他证言中提及的朱姓男子。朱文斌辨认出高某某购买的陕XXXXXX宝马车是他参与篡改、冒用手续的开士米银宝马牌525型轿车。辨认出他的同案犯是彭某某、王某、刘奇,辨认出他和刘奇更改银色宝马车车架号和发动机的地方是临潼区雨金镇南拜村刘西组刘某家。他和刘奇、彭某某更改银色宝马轿车公里数的地点位于西安市玉祥门海纳汽配城配件店,他对刘某1支付第一笔车款17.5万元时,他和彭某某给刘某1打的收条予以签字确认。刘奇辨认出同案犯是彭某某、朱文斌、王某;他和朱文斌更改银色宝马发动机号和车架号的地点位于临潼区雨金镇南拜村刘西组其亲戚刘某家中;他和彭某某、朱文斌更改车架号、发动机号的宝马轿车配钥匙的地点位于玉祥门海纳汽配城配件店。扣押在案的陕XXXXXX宝马车就是他们在刘某家中更改发动机号码和车架号的车辆。证人张某某辨认出彭某某。
27、抓获经过证明,2016年1月27日将涉嫌诈骗的被告人朱文斌抓获;2016年2月4日将涉嫌诈骗罪的刘奇抓获。
28、户籍信息证明,二被告人犯罪时均已达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29、被告人朱文斌供述证明,2015年11月中旬,彭某某用20万元购买了一辆正规抵押车,该车是525宝马车、车牌号陕XXXXXX,该车只有一把车钥匙、抵押合同、买卖协议、行驶证,这些手续无法进行车辆转让和买卖。原车主把车抵押后不还钱,他们不能联系原车主要回原车手续。购买抵押车比二手车便宜,彭某某可以弄来车辆合格证、发票,改动发动机号、车架号、名牌玻璃码,重新上户后变卖可获利。彭某某联系好改车号的人,他在西安市火车站接到改车号的温州人,刘奇带他们去了刘某家院子改的车号。改完车架号后,彭某某让刘奇给了对方5000元。被改过的这辆宝马车的左门扶手处有摩擦痕迹,车盖有黄豆大小的坑。改的车架号是彭某某购买的,合格证、发票照片的地址是山东省,彭某某说花5万元买的假购置发票和合格证。2015年11月底的一天,他和刘奇用王某的名字给该车办理了购置国税,3万购置税是刘奇掏的钱。彭某某花300元找车托给车上牌照,他开车去的。伪造的车辆材料都在阎良区车管所存档。彭某某把购买国税所需的车辆手续给刘奇了,刘奇拿着王某的身份证用王某的名字给车购置国税。彭某某为了给车重新上户让他和刘奇给车配钥匙,改里程表。彭某某和他商量把车卖给刘某1时,刘奇在前排副驾驶坐着睡着了。彭某某卖车时,他给买车的刘某1打了收条。扣押在案的陕XXXXXX宝马车就是他辨认出的陕XXXXXX宝马轿车。他帮彭某某将车开到刘某家对车辆车架号以及发动机进行改装,对车辆里程表进行调整,更换车钥匙等,他想着能挣点钱所以跑前跑后,彭某某将车卖了约33万,没给他分钱。
30、被告人刘奇供述证明,2015年11月份,他朋友彭某某自称买了一辆宝马车,彭某某让他找个改车的地方,后朱文斌开着一辆灰色5系陕XXXXXX宝马车,车上带着一名修理工,他把朱文斌和修理工带到亲戚刘某家,当时刘某的妈妈杜某某在家。修理工改了两个多小时把车架号换了,让朱文斌检查,他发现位于车前盖下面右前方的车架号变了。改完后彭某某通过他给了修理工5000元现金,朱文斌把改动后的宝马车开走了。彭某某自称名下有贷款,让他找人给这辆改过的车上户,他就联系了同村的王某。他给王某说彭某某作抵押或者贷款,事成之后由彭某某给王某分点钱。彭某某找他要了王某的身份证给车上户。车重新落户的手续是朱文斌拿来的。他把朱文斌给的钱存到建行卡,给车缴国税时他刷了该建行卡约三、四万元。他给了王某1000-2000元,车保险的7000元退到王某银行卡上被王某用了。彭某某说没有挣钱,也没有给他分钱。后朱文斌和别人办理了该车的过户手续。
上列证据均经当庭质证,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彭某某伙同二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私自更改车辆发动机号、车架号的手段,骗取车辆登记机关办理车辆登记,将虚假产权车辆与他人进行买卖,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诈骗罪。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二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惩处。二被告人受彭某某指使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二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能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可依法从轻处罚。二辩护人的相关意见予以采纳。二被告人被抓获后羁押的期间应予折抵刑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及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朱文斌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7日起至2017年6月26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刘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3000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2月4日起至2017年6月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三、扣押在案涉案车辆归属,应通过民事诉讼裁决确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成晓红
人民陪审员  杨 滨
人民陪审员  唐晓雁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曹 丹
附:本案涉及的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劳动工伤 | 合同债务 | 行政诉讼 | 婚姻家庭 | 交通事故 | 刑事辩护 | 法律顾问
办公地址:西安未央路80号盛龙广场B区二单元30层
(乘坐地铁2号线在大明宫西站下向南约300米;或乘坐公交在方新村北站下,下车即到)未央区法院、检察院向西500米
版权所有: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 | 备案号:陕ICP备14000584号-1 | 联系电话:029-62908098
技术支持:西安海之星网络 | 合作伙伴:陕西众力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