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

西安市未央路80号盛龙广场B区二单元30层

办公电话:029-62908098

乘车路线:

乘坐地铁2号线在大明宫西站下,向南300米即到;乘坐公交车在方新村北站下,下车即到。

附近法院、检察院:距离未央区法院、检察院500米。

扫二维码关注丰东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平台(微网站)
专业律师随时随地伴您身边,为您排忧解难,保驾护航

您的位置:丰东律师网 → 专业领域 → 劳动法律业务成功案例 内容

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与被告种超英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发表时间:2018/1/20 18:04:04 来源: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 作者:西安律师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陕0104民初5092号
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西安市莲湖区龙首北路西段24号虹桥雅轩A座1单元01003室。
法定代表人:李枫,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千楠,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种超英,男,1960年3月17日出生,住西安市莲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种琛,女,1986年8月1日出生,住西安市莲湖区,系被告之女。
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与被告种超英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千楠,被告种超英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种琛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2013年11月至2015年3月期间的提成工资12000元;二、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2016年4月至2016年7月期间的工资8000元;三、原告无需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6400元。事实和理由:被告2013年11月8日进入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从事产品销售工作,并于同日签订《聘用业务人员协议书》,约定合同期限为2013年11月8日开始,未约定终止时间。合同第七条约定:被告销售产品的提成奖金按如下提取:销售景观式预装地下箱变,按变压器容量大小,每台按1万至3万提取;……提取的奖金,按建设方的付款进度,由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支付给被告。被告2015年2月6日以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销售人员的身份与中铁十八局五公司延安杨家岭项目部签订了4台50KVA景观式地理箱变供货合同。原告按照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的指示,以每台一万元的标准,根据被告方催收回款金额的相应比例(70%)全额支付了被告的提成奖金28000元。首先,被告上述提成的支付请求对象应该是与其签订合同的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非本案原告,亦非没有主体资格的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办事处,原告仅是被委托付款人。其次,由于被告没有完成上述合同剩余货款的催收义务,故无权要求任何一方支付剩余提成。最后,被告与凯地(广州)电业设备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于2015年3月1日正式终止,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合同于2016年7月27日终止,此时被告仍然没有完成上述合同剩余货款的催收义务。此后,本次交易剩余货款是否收回都与本案被告无关,故被告此后再无权利向任何主体提出支付剩余提成的权利。2015年3月1日,原告与被告正式签订《聘用正式业务人员协议书》,协议书第二条约定被告在原告处的工作期限为2015年3月1日至2018年3月1日。协议第七条:销售人员每天晚上向主管领导电话汇报一次当日业务开展情况,并如实填报当日《工作日志》……。根据《2016年度内部各项管理规程》第一条第(6)项及第八条第(48)项,上述公司管理规程已经下发包括被告在内的全体工作人员,全体员工对上述公司管理规程均表示认可。又根据2016年4月、2016年5月、2016年6月、2016年7月的《专职业务员日汇报考核表》记载,被告4月、5月未汇报次数分别为5次、15次,6月、7月未进行过任何汇报。扣除上述薪酬后,原告已经如数足额支付了被告的全部工资,并不存在拖欠被告工资的情形。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始于2015年3月1日,终止于2016年7月27日,合同期限为1年5个月。由于被告岗位的特殊性,自2016年6月开始,被告不再履行向公司的日汇报义务后,致使原告已经无法了解被告的任何动向,实际上就是被告已经以其实际行动向原告表明其已经停止了在原告公司的所有工作。原告为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遂在2016年6月27日向被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通知发出后的2016年7月,被告依然我行我素,未向公司进行过任何工作汇报。依据法律规定,由于被告违反公司管理制度致使劳动合同解除的,原告无需向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
被告种超英辩称,原告应支付被告销售提成费用40000元,应支付被告2016年4月至7月份工资及劳动仲裁裁决的经济补偿金。仲裁委的仲裁结果正确,被告认可仲裁裁决书,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8日,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甲方)与被告种超英(乙方)签订《聘用业务人员协议书》,约定“乙方根据联络处业务和工作需要从事产品销售工作,乙方在西安区内开展业务。工作期限从2013年11月8日起,未约定终止期限。乙方按产品销售情况提取奖金;景观式预装地下箱变,按台容量大小,每台按1-3万元;高压电缆分支箱,按台及组合0.5—1万元。按付款进度支付给乙方。”2015年2月6日,被告代表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销售人员与中铁十八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延安市杨家岭项目达成4台景观式智能化预装地下箱变采购合同,根据双方关于销售奖金之约定,按每台设备提成一万元的标准对被告进行奖励,奖金为4万元。为方便开展业务及管理,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于2015年2月6日在西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了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2015年3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聘用正式业务人员协议书》,约定被告在原告处从事产品销售工作,期限从2015年3月1日起到2018年3月1日止,共三年。同时约定“乙方(被告)于2013年11月8日所签订的协议予以中止。2015年3月1日前项目奖金按核定不变。”被告与中铁十八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延安市杨家岭项目达成的4台景观式智能化预装地下箱变采购合同,中铁十八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延安市杨家岭项目已经支付货款206080元,占总货款的70%。2016年5月27日,原告公司股东李孟斌通过银行转账形式向被告转账28000元提成工资及700元工资。被告在职期间,原告未为被告办理缴纳社会保险手续。2016年6月27日,原告以被告严重违反公司销售人员工作纪律且一年多来无任何产品销售业绩等原因作出《关于中止种超英同志聘用协议的通知》,决定自2016年7月27日起,中止2015年3月1日双方签订的聘用协议书,解除对被告的聘用。同时告知被告应在2016年7月27日前收回中铁十八局延安杨家岭项目下余25.6万元的货款,否则(一)不得享受未收回货款部分的提成奖金;(二)应承担该项目货款回收过程中的公司财务规定所扣除的滞纳金。原、被告双方劳动关系自2016年7月27日解除。
另查,被告种超英在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工作期间,原告向被告发放2015年8月工资3200元,2015年9月工资3200元,2015年10月工资3200元,2015年11月工资3200元,2015年12月工资3200元;2016年1月工资3400元,2016年2月工资3400元。上述月份的月平均工资为3257.14元。
又查,种超英(申请人)与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被申请人)劳动争议纠纷一案,种超英向西安市莲湖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1、被申请人依法赔偿申请人2013年11月至2016年7月社会保险金额15000元;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3年11月至2015年3月期间的提成工资52000元;3、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6年4月至2016年7月期间的基本工资8000元;4、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6400元。2017年5月19日,西安市莲湖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莲劳人仲案字(2017)第61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被申请人自裁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申请人2013年11月至2015年3月期间的提成工资12000元;二、被申请人自裁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申请人2016年4月至2016年7月期间工资8000元;三、被申请人自裁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6400元;四、驳回申请人其他申请请求。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不服上述仲裁裁决,向本院依法提起诉讼。
证实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聘用业务人员协议书》、《聘用正式业务人员协议书》、《关于中止种超英同志聘用协议的通知》、莲劳人仲案字(2017)第618号《仲裁裁决书》、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规定:“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原用人单位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与新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或者新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提出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在计算支付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的工作年限时,劳动者请求把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工作年限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用人单位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属于‘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一)劳动者仍在原工作场所、工作岗位工作,劳动合同主体由原用人单位变更为新用人单位;……。”本案中,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为方便开展业务及管理注册成立了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被告种超英与原告签订聘用协议建立劳动关系,并约定中止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签订的聘用协议,被告之前奖金按核定不变。被告与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劳动关系终止后到入职原告公司工作,其工作岗位、工作内容及管理人员均未发生变化。且原告在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时告知被告要求其收回被告代表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销售的设备剩余货款,否则不得享受未收回货款部分的提成奖金,应认定为被告非因本人原因从原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被安排到原告处工作,原告应承担凯地(广东)电业设备有限公司西安联络处与被告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奖金,被告的工作年限亦应连续计算。因《聘用业务人员协议书》中约定被告按产品销售情况提取奖金,奖金按付款进度支付,因中铁十八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延安市杨家岭项目仅支付了70%的货款,被告已取得了4万元提成的70%部分即28000元,原告主张不向被告支付2013年11月至2015年3月期间的提成工资12000元理由成立,依法予以支持。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应向劳动者按月足额支付工资,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本案中,原告仅向被告支付了2016年4月至7月期间工资700元,原告还需向被告支付2016年4月至7月期间拖欠的工资12900元,因被告申请仲裁时仅要求原告支付其2016年4月至7月期间的基本工资8000元,故原告应支付被告2016年4月至7月期间的工资8000元。原、被告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原告未为被告办理缴纳社会保险,拖欠被告工资,属于依法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法定情形,原告应向被告支付2013年11月8日至2016年7月27日期间的经济补偿金9771.42元,因原告申请仲裁时仅要求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6400元,故原告应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6400元。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被告种超英2016年4月至7月期间的工资8000元。
二、自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被告种超英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6400元。
三、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不支付被告种超英2013年11月至2015年3月期间的提成工资12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陕西凯地电业设备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李 娟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贺婉莹
劳动工伤 | 合同债务 | 行政诉讼 | 婚姻家庭 | 交通事故 | 刑事辩护 | 法律顾问
办公地址:西安未央路80号盛龙广场B区二单元30层
(乘坐地铁2号线在大明宫西站下向南约300米;或乘坐公交在方新村北站下,下车即到)未央区法院、检察院向西500米
版权所有:陕西丰东律师事务所 | 备案号:陕ICP备14000584号-1 | 联系电话:029-62908098
技术支持:西安海之星网络 | 合作伙伴:陕西众力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